当前位置:主页 > 数码资讯 >

数码资讯

年轻人躲进在线文档

发布日期:2022-04-15 08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碎片化时代阅读的当下,很少有人会将一整段的时间贡献给一场演讲,即便他是罗胖。但毫无疑问,作为中国引领知识付费的先驱者,罗振宇没有放过任何一个风口。在跨年演讲前,罗胖用“在线文档”发起了一次提问:“今年跨年演讲,你认为必须要回答的问题?”

  2021年12月24日22时,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,仍在奋战期末周的吴越从书本中抽身,在电脑前创建了一篇在线聊天文档。

  “希望这篇文档能让你从回忆中找到前进的力量。”吴越在文档的开篇这样写道。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因深夜emo时产生的一篇文档,自12月24日起,在短短几天内竟已写满了六万余字。在这篇体量稍显庞大的在线文档中,写满了属于一所高中的一切——“五月的石榴花”、“满地的银杏”以及“毕业的篝火晚会”......由这些意向所组成的回忆构建起属于吴越的“互联网自留地”。

  但如果将时针往前拨动,人们对“在线文档”的印象还大多停留在效率型工具上。

  作为典型的轻量级应用,“在线文档”自创建到分享,可同时在多端口同步进行,且如果文档所有者未设立权限,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查看此文件。另一方面,由于文档在创建前期,会根据话题或人数设立表格、提示或索引,在相关的规则指引下,去除了较为冗杂的信息。

  在互联网已实名制的当下,网络中的个人ID几乎成为现实化身,在信息的可溯源下,大大降低了用户参与热情。但在线文档内,用户可以隐身于文档中,根据话题较为自由的聊天,也不会有人刻意追溯单条信息的来源。

  参与、公开、交流、对话、社区化与连通性——这一社交媒体的基本特征几十年来根本没有变,变的只是产品经理们的野心与C端红利殆尽下巨头们的流量焦虑。

  彼时尚未创业的雷军刚刚接过求伯君手里的金山接力棒,作为曾与谷歌、微软等同台竞技的传统办公巨头,金山办公眼光毒辣地提出了“All In Cloud”的战略。比后来的互联网大厂们更早一步意识到“云端办公”的风口是从海外归来的双胞胎兄弟吴冰与吴洁,他们在武汉光谷的一处简陋逼仄的办公室内开启了自己的创业项目——石墨文档,也就是当时中国第一款支持实时协作的云端Office办公软件。

  但种种迹象均表明,无论是先发者,还是后发者,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伏笔。从如今“在线文档”的江湖格局来看,无论是以金山文档为代表的专业厂商,背靠互联网大厂的云文档产品(腾讯文档、飞书文档、钉钉文档),抑或是以石墨文档为代表的有着鲜明特色的独立厂商,在他们的话语系统里,“社交”并不属于办公场景,安全、效率与协作才是B端产品的核心理念。这一点,石墨文档创始人吴洁就有所阐释:“石墨文档主要在意三点:兼容性、安全性、可集成性。”

  一个容易被忽视的时间背景是,相较于石墨、金山抑或是钉钉,腾讯入局“在线文档”时间较晚,但由于坐拥着庞大的流量池,腾讯文档的用户增速呈现出较快增长。

  2018年,“腾讯文档”上线四个月后,月活跃用户已经突破1600万。而诞生于2014年的石墨文档实现千万级用户积累,则花费了4年,截止2020年3月,腾讯文档的月活跃用户已突破1.6亿。

  在“互联互通”的大背景下,“腾讯文档”的出圈为腾讯修补流量生态带来了福音。

  如今的年轻人,正因各种原因逃离豆瓣,逃离微博,甚至是逃离QQ,但人们终究离不开对话,离不开分享,更离不开社交。

  正如汤姆·斯丹迪奇所预言的,不管将来社交媒体采取何种形式,有一点是清楚的: